[直播预告] 听3D打印建筑之父高徒讲人体骨骼是怎么3D打印出来的

张靖

“3D打印建筑之父”Khoshnevis教授的高徒、ZSFab创始人

时间


地点

硅发布跨境直播群

内容简介

请大家先跟着我看一个视频。如果能够戴上耳机,放出声音,那效果就更棒啦。



这是2016年科幻片《西部世界》的一段片花。故事设定在未来世界,在一个庞大的高科技成人主题乐园里,有着拟真人的机器“接待员”能够让游客尽享情欲与暴力,它提供给游客杀戮和性欲的满足。但在这个世界下,部分机器人出现了自我觉醒,他们发现自己只是作为故事“角色”的一种存在。他们开始想摆脱乐园的控制。

现在,请把重点回到视频——真是漂亮,这是3D打印的极致:打印出来的器官可以工作,能够正常的代谢,甚至能够超越自然进化的器官。而这也是所有3D打印从业者的梦想:打印各种活体,然后,就真的活了。

02 这么近、那么远

但是3D打印技术,也是让我们很失望的技术之一。这个概念,很多年前就引发我们的遐想,不过,总给人一种“雷声大、雨点小”的感觉。

我们曾经想象:当下一次“双十一”来临,我们将不再手忙脚乱地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物品,而只需要打开一个又一个数字文件,然后,用家里的3D打印机把它们一一打印出来。它们可以是:鞋子、帽子、衣服、蛋糕、家具、自行车,还可以是飞机。然而,如果这一切真的要发生,至少还需要十年的时间。甚至是近在咫尺的2014年,3D打印行业还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2014年的2月,包括3D Systems等3D打印上市公司的股票突然开始遭受腰斩。所有新技术被发明之后会出现的“轮回”上演了:首先,是大家觉得哇这个技术真棒,感觉它将无所不能;接着,非常地激动,然后投资人的钱入局跟进。但随着这些3D打印公司财报的披露,投资者们发现:3D打印设备并没有创造出很多的财富,至少,并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。

而行业发展到这一时间点,事实上,大家所热议的,仍然是3D打印设备有哪些功能,而对这些设备到底可以用在哪里?——没有答案。大家还在探索应用的过程中,尤其是那些真实的应用。这里,为什么一定要加上“真实”呢?因为:当3D打印的成本没有降下来,换句话说:当一个商品的核心功能并没有因为某个技术得到增强,相反,却因为用了这个技术或概念而价格翻至10倍、20倍,那么这个东西,会是一个真实的市场需求吗?比如说,3D打印食品。请思考。

03 医疗领域的3D打印骨骼

这一期跨境直播,我们邀请了“3D打印建筑之父”Khoshnevis教授的高徒。在思考了非常多的3D打印应用之后,他选择的是:3D打印——骨骼。

在现代制造业的模式下,大批量物品的加工,都以流水线的方式完成,要追求“个性化”就必须花费巨大的成本,但3D打印技术,恰好能够解决“低成本实现个性化”的问题。事实上,它是目前所有制造工艺中能够实现复杂产品“个性化”定制的最佳方案,而我们人体,或者人体在治疗中所需要的器械,正是最需要个性化的,无论是各种“植入体”的形状,还是内在的生物机械性能。

换句简单粗暴的话说:你知道吗?我们常说的假肢,好比说人体里的髋关节,在全世界医生手中的植入体,也就只有那么七、八个型号,但是每个患者的性别、年龄、种族、骨质甚至是DNA都不同。医生没有办法,就只能尽量找匹配的型号,然后给患者削骨,去适应这个型号。

而这些植入体,即便是进口的,寿命大概也就在15-20年左右。另一方面,患者的寿命却在增加。这也就意味:很多患者在做完第一次植入后,要做第二次的翻修,因为前面的植入体会坏掉,而在做翻修时,他就必须做第二次削骨。但是如果这个时候,患者没有足够的骨骼了,他就会很麻烦。

嘉宾介绍

张靖,ZSFab创始人,致力于实现基于3D打印技术的个性化医疗健康。业务集中在个性化手术导板、关节假体的设计与3D打印制造。

2007年至今,深入研究金属3D打印前沿技术和市场应用,系统研究过金属3D打印领域从硬件、到材料以及加工工艺整个流程。在读博士期间,使用自己的研发课题共同创立了金属3D打印公司SoliDreams,并在2016年5月博士毕业后,全职创业。

博士师从”3D打印建筑之父”Khoshnevis教授,硕士师从清华大学林峰教授。博士获南加州大学Provost Fellowship奖学金,所开发的金属3D打印技术获NASA挑战赛特等奖。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理学院,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学院,2017年博士毕业于南加州大学Viterbi工学院。目标是最终能够让3D打印普遍服务于个性化的医疗健康,让我们的品牌从中国走向世界。
参与单次直播 加入会员